财新传媒
2009年06月08日 11:05

赵蕊蕊的愿望

我三岁的女儿继承了她游泳运动员母亲的优良基因,成为他们幼儿园小班里个子最高的一个。有时,大班的孩子们做操,混迹其中的她同样高人一头。

“她上学后肯定是坐最后一排”,女儿的老师预言。

我对女儿将来成为高妹非常担忧。若干年前,视力不好的赵蕊蕊也坐在了班上的最后一排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的身高和其他小孩渐行渐远:5岁时1米50,10岁时1米70,13岁时1米88,如今,则是1米97。

每次升旗仪式上的风光无法掩盖生活中的不便。比如,头总有被撞伤的风险,睡觉要睡加长的床,长大以后总也买不到合适的裤子……

高度让赵蕊蕊在很多时候远离了同龄人,甚至被很多人划入了“另类”。人们曾“一厢情愿”地帮她海选了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5月06日 16:34

体育圈的那点事

翻开中国体育圈的“恩仇录”,你会发现其中既有基于利益的纷争,又有源于情感的纠葛,彼此交织,纠结在一起。同时,裹挟其间的,还有各自所在时代的烙印以及历史造成的误会。恩怨中的个体则在其中起起伏伏。

李永波VS李矛

2008年4月,杭州,一幢四层小别墅。李矛谈起李永波横眉怒对,将笔记本电脑啪地关上。

他正在回忆15年前的前尘往事。1993年底,中国羽毛球界大换血,李永波、李矛等少壮派入主。1995年在瑞士洛桑,中国队在弱势情况下首夺苏迪曼杯。时任副总教练的李永波和男单主教练李矛相拥而泣,被称为中国羽毛球历史上最为动情的画面。

这也是这两个男人最后一次温情。1996年奥运会后,由于奖金迟迟未拿到手,......

阅读全文>>
2009年05月06日 16:10

由刘翔的身价说开去

由刘翔的身价说开去

我的一位朋友供职于国家体育总局某体育经纪部门。最近来电,口气恨恨然——“网上关于刘翔身价缩水87%的报告是谣传。他的合同都续签了,而且一分不少。”

朋友虽然“言之凿凿”,由于无法晒晒刘翔的合同,显然缺乏说服力。

何止是刘翔的“商业机密”不能公之于众,其训练所在地——莘庄基地简直成了记者的禁区。几天前在上海,《体育画报》的记者甚至遭遇到了较之北京奥运会前后更大的采访难度。据悉,对于外界的“奥运会临阵诈伤”“逃避政协委员责任”“商业价值大幅缩水”等一系列猜测和评论,翔之队已经通过上海某机关报的内参,提请更高层......

阅读全文>>